扫码下载手机APP
您所在的位置: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» 新闻资讯 » 国际矿业 » 热点资讯 缺气,欧洲要“重启煤电”,煤又紧张

缺气,欧洲要“重启煤电”,煤又紧张

  来源:环球时报 有409人浏览 日期:2022-06-28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

分享到:

“法国为重启燃煤电厂制定路线”,德新社26日称,法国能源部上周日宣布,鉴于俄乌冲突引发的能源危机,法国正准备重启位于圣阿沃尔德的燃煤电厂。该电厂于3月底刚刚“下岗”。在关闭前的几周内,该发电厂一直在全速燃烧煤炭以满足其电力需求。奥地利政府也在上周决定,将与该国最大电力供应商维邦公司合作,重启梅拉赫废弃煤电厂,以应对因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减少引发的能源短缺,奥地利80%的天然气从俄罗斯进口。这个煤电厂是奥地利境内最后一家煤电厂,已于2020年春季关停。奥地利政府曾提出到2030年完全实现清洁能源供能。

荷兰气候与能源大臣罗布·杰顿也在上周宣布,鉴于天然气短缺风险增加,荷兰政府决定在2022年至2024年解除对燃煤发电的限制,燃煤电厂将再次获准满负荷运行。出于环境因素考虑,荷兰先前把燃煤发电量控制在总电量的35%。荷兰天然气供应量的15%来自俄罗斯。

“回到煤炭时代”,德国《时代周报》报道称,德国联邦经济事务与气候行动部要求民众和企业节约天然气。褐煤发电厂可以在“可预见的时间内”再次启动发电。硬煤发电厂也可以做到这一点。目前天然气对德国电力供应的贡献约为15%。德国政府希望保留已关闭或即将关闭的燃煤发电厂。2019年,德国政府公布淘汰煤电的战略,将最晚在2038年年底结束煤电。统计数据显示,目前德国近1/3的电力来自煤炭。

 

据德国联邦统计局发布的统计数据,2022年1-4月,德国煤炭进口量累计为1298.77万吨,同比增长25.3%。德国还将从印度尼西亚进口1.5亿吨煤炭。德国电视一台一项最新民调显示,56%的参与者表示他们支持更多地使用燃煤发电厂。这个立场在50岁以上的人中占多数。36%的人反对这个做法。

标普全球评级网站近日报道称,欧洲对俄罗斯动力煤实施的禁令,已导致欧洲对于煤炭的需求溢出至南非、澳大利亚甚至印尼等其他市场。路透社此前援引印度尼西亚煤矿工人协会执行董事亨德拉·辛纳迪亚的话称,欧洲市场主要需要中高等级的煤炭,而大多数印尼矿商生产较低等级的煤炭。少数可能有空间扩大产量的矿商将需要政府批准增加产量和出口。

标普全球评级网报道称,印尼煤矿企业已经表示,在现有合同义务之外的供应能力有限。一家总部位于印度尼西亚的能源生产商表示,欧洲买家期望的煤炭质量与印尼生产的煤炭等级之间存在巨大差距,而规格接近欧洲要求的供应商可能已经对东北亚买家做出了承诺,这些买家是他们的传统客户。在欧洲对俄罗斯煤炭实施禁令后,所有主要生产国的价格居高不下,印尼煤已经是目前最便宜的选择。尽管印尼煤炭规格不够,欧洲仍在寻求大量进口。

根据标普全球数据,自俄乌冲突开始以来,印度尼西亚煤炭的价格从2月24日的79.05美元/公吨上涨至6月21日的85.95美元/公吨。在同一时期,南非煤炭的价格从231.9美元/公吨上涨到290.60美元/公吨,而澳大利亚煤炭的价格从159.25美元/公吨上涨到174.75美元/公吨。

路透社报道称,截至2022年4月,澳大利亚煤炭商已经处于产量上限,不太可能满足欧洲的额外供应需求。矿商无法在短期内扩大产量,因为他们面临新矿井的严格监管障碍,当地社区民众和农场主反对矿商建设新矿井,一些矿商还面临资本限制。目前澳大利亚矿商的大部分产量都与现有客户的合同捆绑在一起。

免责声明:
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、企业机构、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,仅供参考。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、观点保持中立,不对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如果有侵权等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。
关于我们